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姑苏新闻 > 繁华姑苏

夜探疫情防控“守夜人”

【信息时间:2020-02-13 09:47    阅读次数:     发布部门:宣传部 】【我要打印】【关闭】


  眼下还是正月,夜深人静时,冻得人瑟瑟发抖。然而,却有一群人裹着厚厚的棉大衣,戴着口罩,坚守在各个社区疫情防控的岗位上,对进出人员、车辆进行摸排登记。他们是社区工作人员、物业保安、党员、居民志愿者……一张张平日里熟悉的面孔,如今更显亲切。

  昨天晚上,本报记者兵分多路,探访社区防疫一线“守夜人”。

  大嗓门的物业经理“哑了”

  地点:金阊街道三元三村小区东门

  “请摇下车窗,配合测量体温,出示您的通行证!”昨天晚上7点,在三元三村小区东门口,五六个物业保安和社区工作人员正对来往人员和车辆进行排查登记,一个沙哑的声音夹杂在其中,并不明显。然而,就在几天前,这个声音还被大家戏称为“大嗓门”。

  三元三村是一个老新村,居民有上万人,每天进出的车辆起码有五六百辆。因为疫情防控,小区实行封闭式管理后,值守点就成了小区居民的一道安全“防线”“。大嗓门”的物业经理陈建雷带头“守夜”已经有十天了,他每天盯着各种细节“唠叨”个不停,深夜11点下班成了常态。有点吃不“消了,今天嗓子哑了,腿也有点软,站不住。”陈建雷说。

  晚上7点半,出入的车辆和人员稍微少了一些。此时,大家才顾得上吃晚饭,而盒饭已经送来一个多小时了,早就凉了。“没事,吃一口饭,喝一口热水,就不觉得凉了。”金阊街道滨河社区的社工赵舒野已经连续几天在岗位上值夜班了,总结了一套防寒经验:盒饭凉了就着热水吃、套上厚厚的棉大衣、穿上以前最嫌弃的羊毛裤、身上再贴两个暖宝宝……然而,即使这样,坐在四面透风的值守点上,仍然会被冻得瑟瑟发抖。于是,大家又想个新招,一次性手套虽然薄,戴在手上还容易出汗,但是它不透风,可以让手稍微暖和一些,实在不行就多搓搓手、跺跺脚。

  晚上9点,记者在值守点上待了两个小时,双手已经冰凉了。但是,大家没有一丝松懈,仍然认真地排查着进出小区的每一个人、每一辆车。等疫情结束了,我最想做“的事是好好睡一觉。”陈建雷的嗓子已经哑得快说不出话了。

  公共厕所旁的战“疫”哨兵

  地点:劳动路小河浜弄

  昨天晚上7点多,在姑苏区劳动路旁的小河浜弄里,三位居民志愿者正在坚守岗位,为夜间来往的居民测体温、登记、发放居民疫情防控联系卡。

  小河浜弄约有三四百户居民,老年人和外来租户比较多,由于没有物业管理,疫情防控一直处于紧张状态。65岁的何纪龙是三名志愿者中的一员,这是他执勤的第三个晚上,口罩、额温枪、一次性雨衣成了他的标配。

  “多亏老廖,今天条件好些了,起码有了电灯。”何纪龙说,前天晚上,他们就依靠公共厕所散发出的微弱灯光和手机电筒,在黑夜中检查、登记。昨天晚上,公厕的看守员老廖承担起了后勤保障工作,为大家装了一盏灯。

  晚上8点多,进出的居民逐渐少了起来,何纪龙和其他的志愿者们终于能够休息一下。老廖连忙给大家倒水,嘱咐着大家喝一点,暖暖身子。一旁的志愿者张小明赶紧端起自己的水杯,咕隆隆喝了几大口。“从小年夜开始,连续十几天了,现在不仅腰酸背痛,嗓子也有点受不了,一停下来就想喝点水润润嗓子。”张小明说,前几天下雨,晚上又湿又冷,连口热水都喝不上,现在有了老廖的帮助,终于有水喝了。临近9点,夜越来越深了,志愿者们依然守在厕所旁边的岗位上,空气中掺杂着厕所和垃圾桶散发出的特殊气味……

  64岁大妈志愿当起守门人

  地点:苏锦街道谈梗上乌铁疗养院

  姑苏区苏锦街道谈梗上是一个城中村,无物业管理。在这个特殊时期,谈梗上的乌铁疗养院居民自发成立了志愿队伍,轮岗值守,轮班消毒,共同为小区居民撑起了一把保护伞。

  昨晚,64岁的王慧芳阿姨带着两位邻居一起值守。“同志,您是咱们院儿的吗?”老家在新疆的王慧芳带着一口北方口音,她拦着记者不让通行。在说明来意后,王慧芳给记者测量体温。她告诉记者,这个大院是无物业小区,只有48户居民,但是外地出租户比较多,

  居民平时都是自由进出,栅栏门也是新近才重新启用的。她说:“初二上午我们群里发通知,到下午值班表就排了出来,居民自己站岗!”

  居民们排出了四班岗,每岗3.5小时,从早上8点到晚上10点。晚上值班得扛得住冻,王慧芳把自家的车子开到了门口,我们“是老小区,岗亭都没有,车子就是临时‘岗亭’。”

  采访间,不时有居民进出,王慧芳就会上前询问,询问是不是大院居民;而对于出门的居民她甚至还会“多管闲事”:“非常时期,咱们上超市也不必一家老小都去,一个代表去就行啦!”

  王慧芳的这班岗看似到10点结束,但是她依然把自己的手机号留在了大门口。原来,这个大院做小买卖的租户多,有些人凌晨两三点还要进出,为了方便他们出入,王慧芳主动把栅栏门的遥控钥匙揽了下来,她说:“年轻人都要上班,我们在家没事,而且睡眠浅,我来给他们把守着!”

  社工自编“抗旱防冻操”取暖

  地点:旧学前

  远远的,记者看到值守点处有零星微弱的亮光闪烁着,位于皮市街白塔路路口的旧学前社区值守点到了!闪烁的亮光是值守点执勤社工打开的手机闪光灯,用来登记进出人员的信息。自打响疫情防控保卫战以来,平江街道设立值守点100多处,全面排查往来人员信息。800多位社工、网格员、志愿者夜以继日顶着寒风、冒着冷雨,在微弱的路灯光下执勤。

  眼前的旧学前社区值守点是街道辖区人流量最大的。这里就像一个“小商圈”,往来人口众多。既有满足老年人配药需求的白塔卫生所,又有需要维护花鸟虫鱼的皮市街花鸟市场商户们,同时,这里还有7个集体宿舍,其中,光美团宿舍就住着30多位“骑手”,疫情防控难度系数很大。

  设置值守点以来,旧学前社区“守门人”们夜以继日地严防死守。昨晚,记者抵达现场时,几位社工正在登记进出人员的信息、发放通行证,因为天气太冷了,他们的手冻得直哆嗦,却还是握紧了手中的笔。最近,一套“抗旱防冻操”在平江街道各个值守点流行,这套操由年轻社工编排,能让执勤人员快速活血,提高工作效率,但七八分钟的操没有人能一次性做完,因为几分钟不到,就有新的任务出现了。

  不远处,有社工正坐在台阶上吃着泡面,也就在这个工夫,他才有时间给家人打个电话,“放心,我没事,衣服穿得多的”“宝宝睡了吗,告诉他,爸爸想他”“今晚估计11点30分回家,帮我跟门卫大哥打个招呼,别把我列入黑名单”……寥寥数语后,就匆匆挂了电话,开始了工作。

  是男人就得扛担子

  地点:杨枝新村东环路

  昨天晚上7点,在杨枝新村东环路值守点,伴着耳畔循环播放的喇叭声,双塔街道杨枝社区工作人员胡程正在紧张地为进入小区的居民登记信息,办理通行证。捂在口罩里的嘴巴也不闲着,不停询问居民近期动向。这已经是他值守的第十个夜晚了。“社区里女孩子多,她们值夜班不安全,作为男人就得主动扛起担子。”胡程说。

  杨枝社区位于东环路西侧,与觅渡社区、里河社区连成一片。这里都是典型的老旧小区,外来人员、租住人员密集,疫情防控工作压力很大。简易棚上方拴着一只手电筒,胡程就在昏暗的灯光下仔细辨认居民的身份证件。从夜幕降临到现在,他明显感到眼睛酸胀。“你歇会儿,休息一下眼睛。”杨枝社区党委书记董泽民走过来。胡程顺手拿起额温枪,走到值守点中央为居民测量体温。

  晚上8点半,居民倪建琴阿姨送来一壶热水,并倒上一杯让胡程暖暖身子。倪建琴去年因为车祸碰断了腿,如今走路还一瘸一拐,但是这些天她一直帮助值守人员做些端茶送水的工作。倪建琴告诉记者,胡程的家在25公里外的穹窿山脚下,而他的交通工具是电动车,单程需要一个多小时。她还说,胡程的妈妈前段时间做了肠道息肉手术,刚刚出院。他回到家还要照顾卧床休息的妈妈。对此,胡程很淡然,“在这个特殊时期,苦点累点没什么。‘小家’‘大家’在我眼中都是家,挺过这段时间,就是春暖花开。”



            摘自2020年2月13日《姑苏晚报》 记者 朱雪芬 严松 李渊 王可 彭化成